杨桥四月乌米饭
——记者:徐梦超
      初夏清晨的杨桥古镇,空气中夹杂着江南水乡温暖的气息,家住杨桥邵家村的75岁老人王春秀早早就出了门,这一天,她要制作一道深埋在杨桥人内心深处,缱绻在味蕾之间的地道杨桥美食——乌米饭。

QQ截图20180530105745.jpg

  

QQ截图20180530105734.jpg

  

QQ截图20180530105726.jpg

  初夏清晨的杨桥古镇,空气中夹杂着江南水乡温暖的气息,家住杨桥邵家村的75岁老人王春秀早早就出了门,这一天,她要制作一道深埋在杨桥人内心深处,缱绻在味蕾之间的地道杨桥美食——乌米饭。

  “小时候不知道吃乌米饭具体的时节,只知道当乡下开始采摘梅子了,油菜、小麦也要收割时,母亲就会去到附近的山上采集原料,或是早早地嘱咐自己放学后采一些回来。”回忆起儿童时的那些光景,两鬓花白的老人话语间更显温柔。

  “晚上在煤油灯下,母亲将采摘而来的乌饭树叶,洗净、碾碎、沥去杂质,置入石臼,用一米高一掌宽的棒杵,一下一下将树叶捶打出浆汁,木槌上上下下,树叶的色泽逐渐褪去,紫黑色的汁水自然流出,我们伴随着乌饭树叶的清香四溢,早早的进入梦乡。而母亲还要将捣烂的叶子放入清水浸泡,纱布包裹,反复挤压,滤出缥青色的汁水,最后,将将淘洗干净的糯米加入汁水中,浸泡一个晚上。待到第二天早上,浸透了汁水的白色米粒就成了青黛色。在我们的欢呼声中,母亲将浸润了汁水了糯米搁入锅中,加水烹煮,大约40分钟,便闻到了浓郁的香味。”

  在王春秀的记忆里,农历四月初八吃乌米饭的习俗,从来不会因为其他原因而改变,或稍有懈怠,哪怕是在那些物质极其匮乏的60年代初。“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吃不上糯米白面,那时候,母亲为了让我们吃上乌米饭,就采来乌饭树叶,滤出汁水后拌上青糠做成乌黑的糠饼给我们吃。”

  关于乌米饭的由来,有多种传说,而王春秀所知道的这个传说,是年仅9岁的小孙女告诉她的,“传说,佛祖的弟子目连,为了让被关在牢狱中的母亲能吃到饭,想办法用乌饭草捣汁染米,煮成乌米饭送去,狱卒们看着黑黑的米饭都不敢吃,母亲才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。这一天正好是四月初八,为了纪念目连的孝心,人们把这天定为‘乌饭节’。”

  小孙女用标准的普通话向奶奶讲述了乌米饭的传说,奶奶则亲手喂了孙女一口新鲜出锅、拌上白糖的乌米饭,祖孙两的笑容,似乎比乌米饭更甜一些。

  不管是什么样的来历,乌米饭已经在王春秀的记忆里落叶生根了。而老人的生活,因为每年都有乌米饭,也似乎生机盎然了。

  杨桥四月乌米饭,但愿往日的这份古朴和宁静,不会被尘世的喧嚣掀乱、淹没……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 | 金牌服务 | 申请友情链接
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
Copyright (C) 2007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 常州市武进新闻网站
澳门金沙网上娱乐